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消失的机床引出一对戏精舅侄……

大牛数控

学技术、找工作、做生意、找资源

特别鸣谢

大牛数控

学技术、找工作、做生意、找资源

在问到台州市黄岩区法院的执行员张小俊办理的执行案件哪个最复杂时,他脱口而出“那肯定是前段时间那件——消失的机床案。“这案子前后有些曲折,被执行人花招百出躲避执行。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最后我们还是让被执行人乖乖就范了。”

突然消失的机床

张小俊在接到申请人叶某的案件时,叶某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被执行人蔡某有四台机床,价值较大,如果进行拍卖能卖个不低的价格,而这四台机床全部都在蔡某的厂房中。

盛夏8月,张小俊顶着满脑门的汗找到了蔡某的厂房,但当他打开厂房库门时,心里有些凉凉。

厂房内本该摆放机床的位置一无所有,机床已不见踪影。

机床会去哪里呢?

他很快意识到,一定是被人转移了。当务之急是找回机床。

他一边查看厂房周围是否有监控,一边对附近厂区的工作人员进行询问。询问没有结果,但监控有了新发现。旁边厂房安装的监控探头,刚好能拍到蔡某厂房的门口。

张小俊立刻调查这个监控并开始翻看录像。夏日炎炎,汗水将他的衣服浸得透湿,但他毫不在意,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屏。四个小时以后,监控里终于出现了机床被搬走的画面。时间显示是深夜,画面中的人脸模糊不清,无法确定是谁。好在张小俊细心观察,发现搬运叉车上写着叉车司机的联系方式,张小俊立即联系,向叉车司机询问是否在前几天搬运过一批机床。

当叉车司机给出肯定回答后,张小俊才感觉事情有了眉目。

神秘出现的债主

在叉车师傅的带领下,在黄岩新前街道某村一处空地上,张小俊找到了机床。

事情到这儿本该画上一个圆满句号,但查封清点时,他发现这儿只有三台,还有一台不翼而飞了。

他心里不免又开始着急,难道是放着时被人偷走了吗?

他向叉车师傅询问,师傅向他解释到,联系他搬运的人那天晚上让他将其中一台单独运到了托运站。张小俊决定先查封这里的机床再去托运站看看,正当他办理查封手续时有个人朝他走来,冲他喊道:“你们在干嘛,这是我的机床!”

张小俊不禁有些奇怪,向那人询问一番后才知道,这人叫张某,据他陈述,蔡某也有欠他的债务,而蔡某在今年三月左右便约定将机床卖给他抵债。当张小俊询问张某对另一台机床去向是否知情时,张某表示自己并不清楚。

张某出现的未免太巧合了,带着这个疑问,张小俊一边通知张某前去执行局制作询问笔录,一边匆匆前往托运站寻找,终于找回了第四台机床。

虚假合同的破灭

张某到执行局后,张小俊例行对张某展开笔录制作。但张某显得很不乐意,一直强调,自己有合同,是正儿八经买的,为什么要把自己带进来做笔录。

在张小俊的耐心劝说下,张某终于同意制作笔录,但他左顾右盼,神情很是不安。张小俊让张某出示合同,张某掏出一张打印纸,上面写明:蔡某将四台机床抵押给张某还债,落款时间是今年3月份;同时补给蔡某16.5万元现金。

张小俊接过合同后,奇怪道:“三月份这个机床就抵押给你了,为什么现在才想到要把机床搬走?”

张某回答道:“因为我自己不会使用,现在算是借给蔡某用,让他先用着,反正东西都在那儿也不会长腿跑了。最近我才知道蔡某还欠了别人很多钱,怕他把东西拿去抵给别人了,所以我才想把机床搬回来看着。”

这个答案听起来似乎也有些道理,但“机床抵给张某,张某还补给蔡某16.5万元,同时蔡某又把机床借给张某使用”,这些细节明显不符合情理啊!

为了找到破绽,张小俊接连发问,让张某详细阐述他们之间借款的由来时,张某就开始前言不搭后语。张某先是说通过银行卡转的,但马上改口说是现金。而当张小俊问,他家里这么多现金放哪里藏着时,张某又称是从银行取出来,张小俊立即表示去银行调取相关明细,张某面色一白,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他承认蔡某伙同自己伪造了这份合同。

戏精舅侄的入网

那张某为什么要帮蔡某隐瞒呢?

原来张某和蔡某是舅侄关系,蔡某确实也欠张某钱。当蔡某找上张某希望张某配合自己演戏,并承诺事后将机床抵给张某时,张某动心了。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的戏码还没演多久就被张小俊的慧眼拆穿。

当被问到是否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构成拒不执行裁定罪共犯时,张某悔恨地表示,自己是一时昏了头,想着都是亲戚能帮下就帮下,而且也抱着侥幸心理,以为执行员不会这么细致去查找机床。谁知道执行员不仅查到了机床,还抽丝剥茧,戳破了自己的谎言。现在自己不仅没有拿回欠款,还要为违法行为承担法律后果。

目前,舅侄两人均因涉嫌拒不执行人民法院判决、裁定罪被检察院起诉,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惩罚。

赞(3)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